厦门:685名引进人才被“人才房”耍了

厦门:685名引进人才被“人才房”耍了

685名引进人才被“人才房”耍了

  网眼聚焦

老家在河南的南北2011年从中国人民大学语言学专业博士毕业,被作为人才引进到福建省厦门市。他说,选择来这里工作的原因:“面试的时候用人单位特别提到博士可以申请厦门市人才住房。在房价飞涨的当下,这一点无疑有很大的吸引力”。他在2012年7月正式提交了购房申请,并经单位公示上报到市里。“但从此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一等就是3年多”。

直到2016年2月,终于有了结果。原来,随着实施5年的老办法到期失效,厦门市委、市政府出台了新的人才住房政策——《厦门市引进高层次人才住房补贴实施意见》。与之前相比,新的政策只有购房补贴和租房补贴两个选项,而不再有人才住房的实物配售。

和南北同样遭遇的还有684位第二批申请人才住房的人员,他们在厦门市教育、卫生、企业等领域工作,其中不乏教授、主任医师、高级工程师等高级知识分子。

厦门一家上市企业的研发项目经理李渠陵一提起人才住房就来气。“市政府言而无信,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他举例说,自己租住在前埔南区的厦大教授房,2011年房东准备以120万元出售这套128平方米的房子,当时他想买下,但考虑到政策规定申请人才住房者必须在厦门无任何房产且在当地无房产交易记录,所以就一直不敢买。“现在这套房子都涨到了360万元,我哪里还买得起?”

厦门中医院一位不愿具名的副主任医师告诉记者,他提交人才住房申请两年后仍无动静,看着房价“噌噌噌”地往上涨,妻子催着他下决心买房,他安慰妻子说“政府的红头文件怎么可能会变”。

去年9月15日市长接待日,他和十几个人一起去反映问题,出面接待的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一位处长对他们说,要相信政府,这个政策不会变,“书记、市长很重视,交代我们要把好事办好”。

“申请购房补贴者要有在厦门的购房手续,也就是说要先买房才能拿到补贴。”一位之前申请人才住房落空的人士抱怨说,“3年前买得起房子的时候,不让你买;现在买不起房子的时候,逼着你买!”他跟记者算了一笔账:2012年5月,厦门第一批人才住房的价格是每平方米4500元上下,当时房地产市场均价是每平方米1.1万元,2016年1月涨到了2.2万元。按人才住房最低面积110平方米计算,3年前购人才住房只需50万元左右,而现在购买同样面积的商品房则要240多万元。政府给的购房补贴连个零头都不够,“这个损失谁来补?”

对此,一位负责人才工作的当地官员表示,这种所谓的损失不能叫损失,只是一种主观的预期而已。 中青在线

近日,中共中央印发了《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着眼于破除束缚人才发展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障碍,解放和增强人才活力,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优势,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然而,在厦门,我们看到了关于人才住房政策的嬗变,恰与厦门几年间房价的飙升成反比——原来的人才落户政策历经几年,却取消了。其中,有的人在苦苦等待,有的为了贴合人才住房政策而放弃、错过了最佳买房期。他们一直在追问,得到了相关部门的定心丸——要相信政府,这个政策不会变。然而,最终,却依然改变了。要知道,“博士可以申请厦门市人才住房”也是这些人到厦门的一个重要参考砝码。

的确,可能与厦门人社局负责人说的一样,与实物配售相比,实行住房货币化补贴更具可持续性,更易及时兑现,更符合人才的实际需求和个性要求;而且,上海、宁波等地也都有成功先例,甚至,为了相关规定的出台,反复考察与论证……但是,尊重人才的前提,政府部门是不是应该说到做到,而非出尔反尔。

无疑,厦门的这种“出尔反尔”,一者,有害政府公信力,而且也有误导人才落地之嫌;二者,也会因为政策之变导致人才的利益受损,甚至导致人才的流失。三者,在住房政策改变之下相关人才难免会情绪波动,影响工作热情和质量。

人才住房政策是否需要改变?关键得看是提供相对便宜的住房对人才更有利,还是实行人才住房货币化更有利,这个得看相关人才的看法。问题是,相关部门在论证的过程中,可曾咨询过他们的意见,为何半年前还信誓旦旦,转过新年就改变了呢?这个政策是否与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善意相悖呢?对此,我们是否可以追问,等不来的人才住房,是否有悖深化人才改革的政策善意呢?古时候,有人为了得到千里马,于是花重金购买千里马的骸骨,以此表达对千里马的一片赤诚与厚爱,那么,厦门引人、用人等政策,是否也该有“千金买骨”的求贤精神。(朱清建)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