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三大航空公司去年利润缩水40亿,到底发生了什么?

去年四季度,航空公司发生了什么?这要从影响航空公司业绩的三大因素——市场需求、航油成本及汇率说起。

来源:界面新闻 张艺


不出意料,三大航空公司取得了2012年以来最好的成绩,2016年全年共净赚了163.77亿元。但这较2016年三季度末的203.62亿元却足足缩水了40亿元。

3月30日晚间,南方航空、中国国航、东方航空悉数披露了2016年年报。年报显示,三家公司分别在报告期各实现营业收入1147.92亿元、1139.64亿元和985.60亿元,同比增长2.95%、4.62%和5.03%;报告期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55亿元、68.14亿元和45.08亿元,同比增长29.88%、0.59%和-0.73%。

由这组数据可以发现,三大航中体量最小的东方航空是营收增速最快的公司,却也是唯一家净利润下滑的公司,尽管下滑幅度不超过1%。南方航空营收增速垫底,利润增长却强劲,归母净利润则增长近三成。三大航2016年较2015年的151.66亿元多赚了12亿元,也主要归功于南航,南航一家就增长了近12亿元。

营收规模相近的南方航空和中国国航在2015年利润差距较大,南方空航较中国国航利润少了近30亿元,通过去年一年的努力,南方航空将与中国国航的利润差距收窄至不到10亿元。

尽管这个成绩已属不错,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仍不及市场预期,也较三大航去年三季报的数字收窄了不少。各机构根据去年三季报的数据,本预计三大航2016年总利润或达195亿元。

在去年三季报时,三大航空公司合计净赚超过200亿元。这意味着,三大航在去年四季度不仅没赚钱,现有利润还缩水了40亿元,三家航空公司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下降。

以南方航空为例,公司在去年第四季度亏损了13.86亿元,创下自2009年以来单季亏损之最。东方航空同样如此,中国国航则表现尚好。

去年四季度,航空公司发生了什么?这要从影响航空公司业绩的三大因素——市场需求、航油成本及汇率说起。

需求方面,去年国内航空市场需求旺盛、出境游保持快速增长,中国民航继续保持两位数的高速增长,客座率为近年来最高水平。去年四季度航空公司业绩不升反亏,主因则在于后二者。

航油成本与国际油价走势密切相关。2015年和2016年国际油价均处于低位运行,这对航空板块来说是个好消息。

航油成本是航空公司最大的运营成本,通常情况下,其占航空公司总成本的约1/3。不过这两年三大航航油成本占总成本比例逐年下降。界面新闻统计发现,三大航航油成本占总成本比例在2014年平均约39%,到2015年下降了11个百分点至平均约28%,在此基础上,2016年这一比例再度下降超过3个百分点至约25%。两年时间成本占比降幅高达14个百分点,这一速度是非常惊人的。

以航油成本降幅最大的南方航空为例,公司2016年航油成本238亿元,较2015年全年263亿元省下25亿元,同比下降9.42%。航油成本占总成本比例由2015年的28.76%降至2016年的24.7%,下降多达4个百分点。东方航空占总成本比例由2015年的26.33%下降至2016年的23.76%。

总体来看,三大航在2016年航油成本累积支出654.07亿元,较2015年的706.29亿元省下超过52亿元。这还是在三大航运输公里数增加,航油加油量上升的基础上省下来的费用。

不过,在去年第四季度,航油成本却拖了后腿。国际油价去年四季度环比上涨9.7%,国内航油价格也同比增长6.7%。去年四季度“航空公司油价红利完全消失”,长江证券分析师韩轶超表示。

除航油成本上升外,人民币贬值带来的汇兑损失则是航空板块四季度亏损更重要的原因。

汇兑损失一直是航空板块心头之痛。犹记2015年,三大航空公司汇兑损失一举由前一年的8.37亿元上升至158.45亿元,蒸发的利润甚至高于当年三大航空公司净利润之和151.66亿元。

在2016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6.39%之下,三大航汇兑损失依然超过110亿元。年报显示,南方航空、中国国航、东方航空2016年汇兑损失分别为32.66亿元、42.34亿元和35.43亿元,同比下降42.72%、17.88%和28.96%。

为何航空公司对汇率敏感度如此之高?首先,航空公司拥有大量的外币金融负债和外币金融资产,在汇率波动情况下,折算产生的汇兑损益金额较大;其次,汇率的波动还将影响公司飞机、航材、航油等来源于境外的采购成本及境外机场起降费等成本的变动;第三,汇率会影响中国公民出境游需求;第四,利率的波动也会影响航空公司的财务成本。

事实上,2016年各航空公司已努力通过调整公司美元负债比例、外汇合约或货币互换合约等方式来尽可能降低对汇率的敏感度。

经历过2015年的汇兑之痛,南方航空在三大航中做得最好,2016年公司调整债务结构应对人民币贬值挑战,提前归还18.37亿美元负债,人民币融资比例由30.69%提高至51.16%;中国国航负债币种构成也有所改变,美元带息负债同比下降超过30%,美元、人民币和其他币种带息债务占比由2015年的73%、24%和3%调整至2016年的49%、49%和2%;东方航空截至2016年底,美元负债占全部外币带息负债的比例仍高达88%,在美元汇率大幅波动情况下,由外币负债折算产生的汇兑损益金额较大,从而会影响东航的盈利状况和发展。

这些举措产生了一定成效,由上图也可以看出,南方航空在汇兑方面的努力有了回报。公司在2015年受汇损影响最大,在2016年成为汇损管理最好的公司,其汇兑损失减少24.36亿元,降幅超过40%。这也是三大航中,南方航空2016年净利润增速一枝独秀的原因所在。

不过,去年第四季度人民币汇率承压,这也成为航空板块单季亏损的主因之一。截至2016年12月30日,人民币/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9370,较三季度末贬值3.88%。南方航空下半年汇兑损失17.59亿元,其中四季度损失约15亿元;中国国航下半年汇兑损失25.37亿元。长江证券分析师韩轶超预计,人民币/美元汇率每贬值1%,南方航空净利润损失3.03亿元;中国国航净利润损失3.76亿元。

三大航去年业绩表现中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提直降代”成为三大航费用管理的一大突破,这一政策减少的销售费用为三大航也贡献了不少利润。

“提直降代”即提高直销比例,减少代理业务手续费。南方航空加大“提直降代”力度,直销比例超过四成,同比减少代理费12.24亿元。中国国航“提直降代”成效显著,直销收入同比大幅提升33%,收入占比达到40.6%,全年销售费用同比减少5.53亿元。东方航空2016年销售费用同比减少7.22%。

航空板块在2016年四季度的困境或将持续。国际油价探底回升,美元保持强势,面对2017年,航空板块仍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因素。

南方航空就自我预警,今年仍面临汇率波动、原油价格反弹、高铁网络扩张三大挑战。

汇率方面,预计2017年美元指数继续保持强势,人民币贬值压力依然存在。“虽然本集团已果断通过提高人民币负债比例降低汇率波动风险,但由于行业特点,公司仍将长期维持一定规模的美元负债,汇率波动仍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的业绩表现。”

油价方面,2017年全球需求将逐步回升,国际油价稳中有升或将是大概率事件。“航油价格上涨带来的航油成本提升将直接影响公司的业绩表现。”

截至去年底,中国高铁通车里程已达2.2万公里,对航空市场的冲击已从我国中东部扩展至西部地区。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形成“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不断完善的高铁网络对航空客源的增速将会有进一步的影响。

中国国航也认为,地缘政治事件迭起,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美元持续走强,挑战更趋严峻。

照中金公司分析师杨鑫的测算,假设油价均价同比上涨20美元/桶,一季度人民币兑美元升值0.6%,客座率同比增长3个百分点,票价同比下滑1.5%,预计南方航空一季度业绩同比将下滑36%。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