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维权”很难

众所周知,网络上盗版猖獗,令人侧目。每天都有无数的盗版事件发生,有些人忍气吞声,有些人则会大举“讨伐盗版”的旗帜,谴责这种丑恶现象。无数粉丝纷纷点赞,支持事主进行维权。rnrn现实很残酷,大部分“盗版讨伐者”最终都选择了,息事宁人。为什么?有时候让人去维权,就好比让手无寸铁的学生去冲击军营一样,通常是送死。最好的结果是双方均完好无损。rnrn那么,这座守卫森严的“军营”是怎样构建而成的? 网络上的投诉能否有效,取决于现实中的法律是怎样的。所以,我们首先需要了解一下法律。理论上来说,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都不会赞同盗版行为,大陆法系的特点就是“实证主义”。即,你的任何主张都要有证据的支持。rnrn因此,维权的第一难点是,要有证据。rnrn就算你是一“活雷锋”,如果没有证据证实其行为,往往会因被施救者的反戈一击而沦落为罪犯。你说,这难不难? 有些人笑了。木有证据,我会说你盗版吗?我们说,法律的意志是通过行政机构和司法机构的执行而得以体现。所以,不是你认为你有证据就可以了。事实上,是你要有行政或司法机构认可的“证据”才可以。而要使他们认可证据的前提是,你要先证明你是权利人本身或权利人的代理人。因此,维权的第二难点是,为什么我妈是我妈? 行政机构认可著作权人的权利,体现在你要有一本著作权登记证书,这是权利人身份的凭证。rnrn就好比是,你妈之所以是你妈,是因为出生证上写着你妈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这个行政行为的逻辑导致,早期出生的中老年人都无法证明自己的妈是亲妈。 司法机构不需要你的“出生证明”,但是他们更过分,他们居然要看你妈生你的全过程录像。好羞涩呢。要么,你的作品上写着你的身份信息;要么,你创作作品的时间、创意说明、创作过程,统统都要拿出来。(有这些东西,其实还不如直接登记个版权证书呢)如果说,上述的两个难点不算什么的话,那么,真正令人望而却步的就是第三点了。rnrn假如,你有一个孩子,被别人家的孩子给打了一顿,你找警察来理论,要求赔偿医药费。rnrn警察的办法是,要么是让别人家的孩子当着警察的面前,把你的孩子再打一顿(取证)。要么是咨询围观群众的意见(公证),以证明你的孩子确实被人打了;然后,警察看你这孩子伤的也不重,让对方家长给你孩子买根棒棒糖吃(超低赔偿)。rnrn因此,维权的第三难点是,收支不平衡。rnrn支出:rnrn- 律师费;好比是你在外地工作,孩子在老家被人揍了,只好委托七大姑八大爷帮忙处理。rnrn- 公证费;公证的本质是收费围观你的孩子被揍。rnrn- 法庭审理费;涉案金额高于1000元以上的,依据案件的标的按比例进行收费。rnrn- 其他费用;如交通费、通讯费等。rnrn收入:rnrn- 赔偿金额或难以指望的版权许可费。rnrn赔偿金额受限于权利人因被侵权所蒙受损失的证据,往往无法获得一个合理的赔偿金额。rnrn如果你要调查盗版者的侵权收益,聘请调查机构协助,这又是一笔开支;关键的是,法庭不会采纳非官方机构的调查结果。如,2014年,腾讯诉奇虎(360)不正当竞争案;腾讯要求赔偿1.4亿,最后终审最高院裁定,维持一、二审结果,即500万。(这一结果已经是奇迹了,大大超出法律规定知识产权案件的最高赔偿额50万)rnrn理想的办法是,先走行政途径的维权,拿着著作权管理部门(版权局)开出的行政处罚书作为依据,可以要求到比较合理的赔偿金额。但是… …有个“但是”通常都是完蛋的意思。但是,这个办法还不如直接上法院起诉来的靠谱些。rnrn因此,最理想的著作权诉讼案件,维权人支出2万,获赔2万;最后结果,不赔不挣,已属万幸了。通常的情况是赔本赚吆喝。rnrnrnrn假设,维权的成本是一个定量,如2万元。那么,能否实现“盈利”?rnrn可以。前提是,你的作品影响力和知名度大大地超出2万元。rnrn好莱坞某大导演曾经曰过,作品是你最大的权力。私以为,确实如此。知识产权是一项特殊的财产权,它的价值并不稳定。影响其价值的主要因素有两点:rnrn1- 受众群体的数量,这个说的是作品本身的影响力。rnrn一本书,读者不到10个人。这样的书就算被盗版了,你要求盗版者赔偿2万元,这样真的好吗?反之,琼瑶奶奶的书被于妈给抄袭了,法院要敢只判罚2万元了事,粉丝们估计都得拿起荧光棒造反了。rnrn2- 作者本身的知名度;rnrn作者和作品之间的关系如同母子一般。rnrn据说,清帝乾隆生平曾作诗194首。受限其才华,当然没有一首能值得流传下来的。可就这样的作品,一幅乾隆诗作的真迹,拍卖前只估价3万,最后的成交价竟高达2357.5万元。rnrnrnrn本人的立场一向是反盗版的,本文的目的也不是鼓吹“人家肯用你的作品,是看的起你”的强盗逻辑。我想说的是,仅就个人而言,在我们的作品价值尚未得以开发之前,盲目地去维权并不是一个好主意。粉丝的数量需要积累,作品的深度需要完善,还有很多事可以去做。当然,这也不等于说,因惧于维权成本高昂要去放弃维权。rnrn参考国外的成功案例和国内特色的地域环境,建议如下:rnrn1- 团结就是力量。rnrn被同一家公司或机构盗版侵权的著作权人,以泛合作维权的方式联合在一起,共同向盗版者讨回公道。rnrn如,临时设立工作室或公司,以工作室的名义起诉盗版者。rnrn这么做的好处是,一,维权成本只要一份,容易筹措。量大以后可以与任何机构讨价还价。二,造成盗版者侵权严重的事实,给法庭以深刻的印象,有利于法官主观上的倾向。三,工作室或公司的存在,可以证明著作权人的作品应用于商业的价值,有利于赔偿金额的估算和提高。rnrn2- 团结真的是力量。rnrn为防范于未然和打击共同的敌人(盗版者),相同或相似的作品创作者,同样可以组织成一个松散的联盟。rnrn联盟的前期,以发展会员为主;中后期可以根据《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组建成全国性的行业组织,并得到法律的认可。rnrn而能够行使著作权集体管理权的组织,可以为会员节省无数的时间和精力。如,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rnrn3- 化敌为友rnrn战争并不是胜利的唯一途径,人们经常使用的是妥协。这就是我们需要政客的原因了。rnrn这一招很贱,也很有国内的特色,而实际上,最多用这招的却是歪国人。rnrn请看以下对话:rnrn“XX先生,你好。贵公司的网站首页上有我创作的作品,具体的位置是… …”rnrn“好的,我会让网络管理员验证这件事,我们会在… …”rnrn“哦,不,不。先生,我打电话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指出贵公司涉嫌盗版,那是律师应该做的事。我想借着这个机会,与贵公司的艺术总监谈一谈美术合作的事宜。”rnrn“呃… …我想,也许你确实有这个资格。那么,为什么我要说不呢?”rnrn也许,你并不缺乏工作的机会。可是,这么做却会轻易地为你讨回被盗版作品的许可费,当然,这一笔版权费是以工资的名义被打入你的账户。rnrn---------------------------------------------------rnrnPS:本文的目的是给个体的原创作者一些关于维权上的建议和策略。大部分时候,文艺青年在这方面表现得像弱势群体。而小微企业有时候也是弱势群体,涉案记录对他们的信贷申请有着致命的打击。所以,不必互相针对

来源:http://www.guokr.com/post/70022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